兰州刑事律师

保险诈骗罪的共犯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案件

保险诈骗罪的共犯

* 来源 : * 作者 :
文章导读:保险诈骗罪的共犯保险诈骗罪完全可能由二人以上共同故意实施,对于该罪的共同犯罪,应当根据《刑法》总则关于共同犯罪的成立前提以及《刑法》分则关
关键词: 共犯,诈骗罪

     

  保险诈骗罪的共犯  保险诈骗罪完全可能由二人以上共同故意实施,对于该罪的共同犯罪,应当根据《刑法》总则关于共同犯罪的成立前提以及《刑法》分则关于保险诈骗罪的构成要件予以认定。

     对此,应留意两个题目:   (一)《刑法》第198条第4款关于本罪共犯的划定与《刑法》第229条第1,2款划定的关系  根据《刑法》第198条第4款的划定,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实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证实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前提的,以保险诈骗罪的共犯论处,而不构成《刑法》第229条第1,2款划定的中介组织职员提供虚假证实文件罪。

     《刑法》第198条第4款的划定与《刑法》第229条第1,2款的划定实际上形成了法条竞合关系,但既然《刑法》明确划定对上述职员按本罪的共犯处理,显然是为了加重为保险诈骗人提供前提的上述职员的刑罚。

     所以,对保险事故的鉴定人,证实人,财产评估人故意提供虚假的证实文件为他人诈骗提供前提的,应合用《刑法》第198条的划定,而不得合用《刑法》第229条第1,2 款的划定。

       (二)保险诈骗的行为人与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相勾结骗取保险金的行为应如何定性  根据《刑法》第183条的划定,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故意编造未曾发生的保险事故入行虚假理赔,骗取保险金回自己所有的,以职务侵占罪定罪处罚;国有保险公司工作职员和国有保险公司委派到非国有保险公司从事公务的职员实施上述行为的,以贪污罪定罪量刑。

     上述划定是仅就保险公司工作职员的单独行为而言,详细到保险诈骗的行为人与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相勾结骗取保险金的共同犯罪行为应如何定性仍旧需要入行探讨。

     最高人民法院2000 年6月27日《关于审理贪污,职务侵占罪案件如何认定共同犯罪几个题目的解释》指出: “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中,不具有国家工作职员身份的人与国家工作职员勾结,分别利用各自的职务便利,共同将本单位的财产非法占为己有的,按照主犯的犯罪性质定罪。

     ”按照该解释,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与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内外勾结骗取保险金的,也应依主犯的性质入行定罪。

     即假如主犯是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则将共同犯罪认定为职务侵占罪或贪污罪;假如主犯是投保人,被保险人,受益人,则将共同犯罪认定为保险诈骗罪。

     该观点有一定的公道性,但也存在诸多缺陷,如在投保人与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在共同犯罪中起相同的主要作用时无法确定罪名,宜诱导共犯人避重(刑)就轻(刑),先确定量刑情节后认定犯罪性质等。

     [10]那么,对于这种一般公民与特殊主体共同犯罪的毕竟应怎样定性呢?本人以为,对内外勾结骗取保险金的案件,以实行犯的犯罪性质以及共同犯罪中各行为人的核心作用确定共同犯罪的性质,再比较法定刑轻重以决定是否分别定罪,或许较为妥当。

     详细可分为以下两种情形: 1.投保人为了骗取保险金而与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勾结的(其中投保人起核心作用,保险公司工作职员仅起匡助作用)。

     首先在保险诈骗罪的范围内成立共犯;但因为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另触犯了职务侵占罪或贪污罪,故保险公司工作职员实际上构成了本罪(共犯)与贪污罪或职务侵占罪的法条竞合犯,应择一重罪处断。

     即假如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触犯职务侵占罪,因为本罪的法定刑重于职务侵占罪的法定刑,故应对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以本罪的共犯论处;假如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触犯贪污罪,因为贪污罪的法定刑重于本罪的法定刑,故应对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以贪污罪论处。

     2.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为了骗取本单位的保险金而与投保人相勾结的(保险公司工作职员起核心作用,投保人等仅起匡助作用)。

     首先在职务侵占罪或贪污罪的范围内成立共犯;但因为投保人另触犯了本罪的罪名,故投保人实际上构成了贪污罪(共犯)或职务侵占罪(共犯)与本罪的法条竞合犯,应择一重罪处断。

     即假如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触犯职务侵占罪,因为本罪的法定刑重于职务侵占罪的法定刑,故对投保人以本罪论处;假如保险公司的工作职员触犯贪污罪,因为贪污罪的法定刑重于本罪的法定刑,故应对投保人以贪污罪的共犯论处。

       

电子游戏机-澳门皇冠体育app-澳门国际正规赌博_兰州刑事辩护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