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刑事律师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概述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会见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概述

* 来源 : * 作者 :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概述  一,犯罪的未完成形态的概念  通说以为,刑法分则划定的犯罪构成都是以既遂为模式的,既遂犯罪称为犯罪的完成形态。

     犯罪行为是一个过程,但并非任何犯罪行为都能顺利得以实施,并非任何犯罪人都能实现预期的目的。

     有的人为了实行犯罪而预备工具,制造前提,但因为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着手实行(犯罪准备);有的人着手实行犯罪后,因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犯罪未遂);有的人在犯罪过程中,自动地抛却犯罪或者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犯罪中止)。

     相对于既遂犯而言,犯罪准备,犯罪未遂,犯罪中止称为犯罪的未完成形态。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与犯罪的完成形态,合称为(故意)犯罪形态。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只能泛起在犯罪过程中,在犯罪过程以外泛起的某种状态,不可能形成犯罪的未完成形态。

     例如,某甲因与某乙有仇,而产生了杀害某乙的犯意,但经由反复考虑后打消了杀害某乙的犯意。

     因为仅有犯意并不构成犯罪,故犯意的产生不处于犯罪过程中,因此,某甲打消犯意的情形,不是犯罪的未完成形态。

     再如,某丙盗窃了某丁的财物,数日后又自动将所盗财物返还给某丁。

     这是犯罪既遂后所实施的行为,也不是犯罪的未完成形态。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是在犯罪过程中因为某种原因休止下来所呈现的状态,这种休止不是暂时性的停顿,而是结局性的休止,即该犯罪行为因为某种原因不可能继续向前发铺。

     因此,犯罪的未完成形态,是静止的犯罪行为状态,而不是运动的犯罪行为状态。

     就统一犯罪行为而言,泛起了一种未完成形态后,不可能再泛起另一种犯罪形态。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不是就犯罪行为的某一部门而言,而是就已经实施的犯罪行为整体而言。

     不能以为一个人实施的一个犯罪中一部门是此犯罪形态,而另一部门是彼犯罪形态。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只能存在于故意犯罪中,过失犯罪没有犯罪目的,不可能为犯罪实施准备行为;没有泛起危害结果时,不可能成立过失犯罪。

     所以,过失犯罪没有犯罪准备,犯罪未遂与犯罪中止形态。

     因为过失犯罪没有未遂,也没有必要肯定其有犯罪既遂。

     所以,对于过失犯罪而言,只有成立与否的题目,而没有既遂与未遂的题目。

     间接故意犯罪,也不可能为犯罪预备工具,制造前提,在没有发生危害结果的情况下,也难以认定行为人有间接故意。

     所以,通说以为,间接故意犯罪不可能有犯罪准备,犯罪未遂与犯罪中止形态。

     基于同样的理由,间接故意犯罪只有成立与否的题目,而没有既遂与未遂的题目。

     因此,一般以为,只有直接故意犯罪才存在犯罪的未完成形态。

       二,犯罪的未完成形态与犯罪的完成形态的关系  犯罪的完成形态,是刑法分则划定的犯罪的基本形态;而犯罪的未完成形态,则是犯罪的特殊形态。

     犯罪的未完成形态,都是犯罪行为在向完成形态发铺的过程中,因为某种原因而休止下来所呈现的形态。

       故意犯罪是一个过程,其中又存在不同阶段。

     阶段是与过程紧密亲密相连的概念。

     过程是事物状态发铺变化的连续性在时间上,空间上的表现,任何事物从产生,发铺到消亡就形成为过程。

     阶段是事物发铺过程中划分的段落,也可以说,阶段是一切事物发铺过程中的具有不同特征,相互连接的详细过程。

     犯罪过程大体上可以分为犯罪准备阶段与犯罪实行阶段。

     犯罪的着手是实行阶段的出发点,犯罪行为的终了是实行行为完成的标志(不即是既遂尺度)。

     犯罪准备阶段与犯罪实行阶段紧密亲密相连,前者是为后者做预备的阶段,后者是前者的发铺。

     处于准备阶段的行为是准备行为,处于实行阶段的行为是实行行为。

     只有在实行行为终了之后,才可能泛起犯罪的完成形态;而犯罪的未完成形态,既可能泛起在准备阶段,也可能泛起在实行阶段。

       三,犯罪的未完成形态与犯罪构成的关系  我国刑法理论的通说以为,刑法分则所划定的犯罪构成以犯罪既遂为模式,在此意义上说,犯罪既遂是完全符合犯罪构成的。

     但刑法也处罚犯罪准备,犯罪未遂与犯罪中止,故刑法总则对分则所划定的犯罪构成入行了修正,形成了修正的犯罪构成。

     犯罪准备,犯罪未遂与犯罪中止固然没有完全符合刑法分则所划定的以既遂为模式的犯罪构成,但符合了刑法总则所划定的修正的犯罪构成。

     因此,在总论中只讨论犯罪准备,未遂与中止。

       但应留意的是,刑法分则也可能将犯罪未遂乃至犯罪准备直接划定为独立的犯罪,从而使事实上的未遂犯与准备犯成为法律上的既遂犯。

     所以,犯罪的事实上未完成与法律上的未完成,并不等同。

     

电子游戏机-澳门皇冠体育app-澳门国际正规赌博_兰州刑事辩护律师